疫情之下话皮草

2020-06-22 16:19:30 金波绿泰 新闻部 63

皮毛行业自从2013年的11月份开始下滑到现在已有六、七年的时间了,又遇上今年的新冠肺炎真可谓是屋漏偏逢连雨天,养殖户是赔呆了也折腾晕了。

小肽蛋白粉

白的贵,快扩白貂;灰的贵,快调灰貂种,咔啡价高、短毛价高……貉子价高,赶紧扩养貉子。翻来復去大把的投资花出去了,到头来却是黑白灰共长天一色,短毛长毛基本上一个味,没有一样价高的。


不跟风调种的还少赔点,把养殖户弄得人人一副马瘦毛长耷拉髟的窘相。于是乎十之八九的人牙齿咬的咯咯吱响,下定决心不养了,拆棚杀种摔猴子砸锣改行。


哀莫大于心死,对养貂业已没有半点希望。但也有少部分人痴心不改,依然希望明天会更好。面对臭气熏天的貂棚发出了令人荡气回肠的豪迈誓言:不发大财我们决不退场!当年的辉煌盛景一定在不远的将来呈现。


亲爱的皮草业同行朋友们,未来的皮毛前景到底会何去何从呢?让我说未来涨价的因素有之,跌价的因素也有之。


咱先说跌价的因素吧。现在全球变暧,再加上家庭轿车的普及穿貂皮大衣已没必要,更不是有钱人的标志,需求量大减自然价低,依本人看法现在已是最低谷了。


未来价格上涨的因素要略大些,其一产量已大不如前。有人说库存还有不少,但是三年不下雨光靠水库塘坝存水是不管用的。再加上疫情原因世界上产貂皮大国荷兰、丹麦已全面捕杀禁养,中国海关也禁止外国貂皮入璄,毕竟细粮没有了粗粮便是好的,货少必然价高。


其二货币汇率也是一个因素。美国在疫情开始为捄股市提震经济便推出了无限量宽松货币政策,说白了就是无限量印钱。此举无异于酒里掺水,钱里掺纸,搞得全球人人酒量大增,物价飞涨,全世界各国都得跟着多印钱。那么问题就来了:就是貂皮不受数量多少的影响,山不转水转也会受濫印货币的影响价格上涨一些。

小肽蛋白粉


可能有的人说了,全世界都不用美元,国际贸易用人民币或欧元多好?此话说说可以,实施起来恐怕难度不是一般的大。毛主席曾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,美国总统说我战略轰炸机的火力打击范围内的贸易结算用美元,这可都是世界霸王级人物,谁不听试试,谁试谁逝世。


另一个上涨原因可能是,2022年在中国主办的冬奥会也是带动皮草服装消费的一个因素,所以说未来皮草上涨的因素还是略大一些的。


小肽蛋白粉


联系人:刘女士 联系电话: 18942632500/400-0096-516

销售总公司: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东海国际20A2
生产工厂地址:河北省邢台市新河县时代路西段北侧
技术研发中心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1号院8楼
邮编:050000

京ICP备20000045号

Powered by MetInfo 7.0.0beta ©2008-2020  mituo.cn